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中國社會科學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重點推薦

 

孟威:社交媒體影響下的國際民粹政治浪潮

作者: 孟威 發布時間:2020-10-26 20:58:00 來源:學術前沿》雜志

社交媒體的蓬勃發展改變了傳播模式、樣態,也形成了新的力量格局。伴隨著互聯網科技的社會性彌散,社交媒體已成為人們傳播、獲取信息的主媒介,越來越深地嵌入社會關系結構、群體行動及個體日常生活之中,并帶來國際輿論生態的新變化,使其呈現出新特點——近年來英國脫歐、特朗普競選與執政、美國封殺華為、李子柒走紅海內外等事件和現象反映出社交媒體輿論的民粹政治干預趨強;建構事實“后真相”癥候明顯;對峙國際霸凌主義出現抗爭話語一致性;順應個人化、個性化的傳播轉向,社交媒體輿論傾向感性動員。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孟威認為,中國媒體的傳播治理理念、方法需要進一步改進和提升,需要重視國際輿論聲音,努力提高與全球網民“打交道”的能力;在重大國際事件中,要學會把脈社交媒體,增強信息透明度,規避觀點極化、輿論暴力,疏導話語流向,充分化解分化價值觀和社會意識的輿論風險;需充分認識和調動公眾構建良好社交生態的積極性,促進公民能夠自覺分享和承擔社交媒體治理的社會責任,增強信息環境多元綜合共治的成效。 

社交輿論是如何建構“后真相”的?

  • “后真相”源自于西方政治術語,其內涵要素有三:一是指擁有信息披露的選擇性,二是帶有情感刺激傾向,三是刻意欺瞞的政治行為。
  • “后真相”成為全球輿論生態中的新現實,作為一種競爭策略在政治選舉中得到大量運用——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特朗普敏銳地把握了白人工薪階層選民中所潛伏的保守、排外思想以及對社會現狀不滿的焦慮情緒,通過推特平臺,以通俗直白的語言直截了當地傳遞競選理念,挑戰傳統建制派所秉持的政治正確性,塑造了一個“為普通民眾發聲”、個性鮮明的“新時代斗爭型領袖”形象。
  • 新媒體崛起所帶來的信息系統結構變化,是造成美國信息生態虛假繁榮,思想交流趨于狹隘、極端的主要原因之一。

對峙國際霸凌主義中的抗爭話語一致性

  • 在歐洲難民危機、美伊沖突、對法發起“301調查”等多起國際性事件中,依托社交媒體重新部落化的世界網民,共享信息、融通觀點,將地球村連成一體,成為對峙國際霸凌主義的一股重要話語力量。
  • 圍繞“封殺華為”所形成的反霸凌主義輿論是對抗式解讀的一次展現。在此類事件中,社交媒體所起到的作用,不亞于拉開一場國際傳播話語戰。
  • 社交媒體的蓬勃發展改觀傳播模式、樣態,也形成了新的力量格局。據WeAreSocial與Hootsuite公司發布的2019年全球數字報告(GlobalDigital2019Reports)顯示,目前,全球互聯網用戶為43.88億,同比增長9.1%;全球社交媒體用戶數量為34.84億,同比增長9.0%。伴隨著互聯網科技的社會性彌散,社交媒體已成為人們傳播、獲取信息的主媒介,越來越深地嵌入社會關系結構、群體行動及個體日常生活之中,并帶來國際輿論生態的新變化,使其呈現出新特點。
  • 近年來,在以推特(Twitter)、臉書(Facebook)、優兔(Youtube)、微信等為代表的社交媒體上,個性化、群體化、社會化、全球化要素被越來越多地引入傳播語境,傳統媒體的一元化主導和中心化壟斷受到挑戰。多元主體言論開放、自由,交往活躍,個體、公眾、民間機構等角色作用凸顯,大量用戶自組織信息出現。用戶通過社交媒體平臺分享信息,表達觀點、形成態度,建立更廣泛的聯系,真相與后真相常常真偽難辨。社交媒體將信息生產權和發布權賦予普通用戶,使他們能夠“充分發掘個人的自主性”,積極參與建構“基于用戶關系的社會關系網絡,進而形成一個在生存形態上更加人性化的傳播生態圈”,這開啟了全球傳播的新范式。
  • 眾多國際事件中的話題討論,不僅反映了民族國家的宏大敘事,也精細地投射出公眾個體生活的微觀狀態。社交媒體影響國際輿論生態的種種新跡象值得關注與深思,亦可為中國發展提供鏡鑒,這即構成了本文的研究意旨。

01

社交媒體催發輿論海嘯:民粹政治干預趨強

作為公眾用來分享意見、經驗和觀點的平臺,社交媒體“即時傳播滿足了主體對于彼此‘在場’的體驗……使得彼此高度關注這種互動”,“其構建的虛擬社區有利于聯絡和組織公民社會活動”,可以“傳播信息、確定目標和制定戰略、識別反對者和組織抗議事件”。

近年來,通過社交媒體喚醒民眾政治意識、刺激其政治選擇,進而影響民主進程的發展,這一趨勢在國際輿論場上日益增強。如西班牙、法國、德國等不少歐洲國家的民粹主義政黨“積極通過社交媒體開展宣傳教育、議題討論、投票選舉等活動”,跳過其主流媒體“這個扭曲的過濾器,直接同人們發生聯系”,“贏得了大量民眾點贊,改變了傳統政治教育不足導致的公民政治意識冷漠,重新喚起公民對政治選擇權利的重視”?!懊裰髡握艿缴缃幻襟w前所未有的影響”,2019年,基于英國脫歐問題的話題討論在社交媒體再掀輿論風暴,成為民粹政治力量趨強的又一現實注腳。

根據英國與歐盟三年前達成的協議,英國原定于2019年3月29日正式脫歐,不料脫歐協議與“無協議脫歐”屢遭議會下院否決,脫歐問題陷入僵局,脫歐期限一推再推,一路延后到2020年。在這一過程中,英國脫歐在社交媒體引發了輿論海嘯,民粹主義者通過去中心化、去中介化社交傳播,捕獲和駕馭民怨訴求,與網民共刷政治存在感,否定精英,質疑、嘲諷代議制。社交媒體成為一塊熱土,為“民粹主義者提供了與志趣相投者密切聯系的機會,使他們在使用尖銳的語言攻擊政治對手時可以獲得熱烈響應”。

有人在推特上發起了“Brexitislike...”(脫歐像什么)的造句大賽,用以吸納來自世界各地譏諷英國當局的文字。網民果然不負期望,回應思路清奇。有的說:“脫歐就像生活在一部沒有英雄的超級英雄電影里,只有一群無能的惡棍在為誰更邪惡而爭斗?!庇械恼f:“脫歐就像是棄掉win10,轉用win3.1”......通過嘲諷揶揄,公眾聯結成為想象的共同體,盡管彼此身份模糊不明,但政治觀點趨同。他們指控由于掌權者自私、傲慢、不負責任和權力濫用所導致的民主失靈與不公。他們倡導直接民主,顯示出“以民為粹”的政治理念和對抗精英、議會的批判力。大眾參與者“憑借自由發言的機會和空間挑戰權威基礎、質疑傳統的合法性”,使社交媒體成了傳播民粹主義的一柄政治工具,發展出“一種看似孕育民主的環境和‘自然的力量’”。

英國民眾將他們自己推進了二戰之后最大的政治漩渦。民粹力量干預促發了英國國內新的政治休克,代議制民主再受威脅,公眾對官僚機構的不信任感上升、歐盟成為英國國內現實發展問題的出氣筒,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臆想被對現實的不滿所替代,社交媒體使“情感戰勝了理智,那些迎合民眾原本篤信的信息,甚至觀念的偽證,都會被不假思索地吸收”。

02

建構事實:社交輿論中的“后真相”癥候

“后真相”源自于西方政治術語,其內涵要素有三:一是指擁有信息披露的選擇性,二是帶有情感刺激傾向,三是刻意欺瞞的政治行為。

2016年,《牛津英語詞典》(OxfordDictionaries)將“后真相”(post-truth)選作當年的年度關鍵詞,將其釋義為,有關或表示這樣一種環境:“客觀事實對輿論的形塑不如訴諸于感情或個人意見更具吸引力”。隨著數字化科技和社交媒體的興起,“后真相”成為全球輿論生態中的新現實,不僅作為一種競爭策略在政治選舉中得到大量運用,也裹挾了更多解構性內涵,被網民運用于理解當代社會的諸種現實。

2016~2020年,特朗普在美國總統選戰和就任執政中的種種表現,折射出“后真相”政治依托于社交媒體實現的典型性風貌。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特朗普敏銳地把握了白人工薪階層選民中所潛伏的保守、排外思想以及對社會現狀不滿的焦慮情緒,通過推特平臺,以通俗直白的語言直截了當地傳遞競選理念,挑戰傳統建制派所秉持的政治正確性,塑造了一個“為普通民眾發聲”、個性鮮明的“新時代斗爭型領袖”形象。

但同一時期,美國政治事實網站(Politifacts.com)針對其競選辯論的信息核查發現,特朗普發言中虛假信息占比高達71%,而這一數字在特朗普執政后更提升到85%。然而,選舉中的美國社會,盡管“后真相”政治摻雜著“虛偽”與“欺騙”,“表現為一種故意隱瞞事實的行為”,但“在此過程中催生扭曲的‘合理或正義心態’卻將謊言與欺瞞裝扮得似乎原本就是政治主體的‘應然素質’”,特朗普“口無遮攔的言論和絕對化的表達方式”“容易吸引公眾眼球,他把愛憎分明、桀驁不馴、喜怒哀樂全都寫在臉上,讓人一目了然,如此反而省去了很多偽裝和修飾,爭取到了更多支持”。真實性而非真理性話語為特朗普的選舉筑牢基石,而更令他欣慰的是,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對于特朗普的支持者來說,77%的選民不相信媒體提供的信息核查資料。

“后真相”風格被特朗普一直延續到2020年,作為推特上粉絲最多的國家元首,這些年,社交媒體為他提供了源源不斷設置全球性話題的機會,使他可以沉浸于“發難羞辱盟友、嘲諷他國領導人”的政治游戲,更可以隨心所欲地“游離于美國外交史與現實語境之外”,通過推文將美國外交官置于尷尬之地,令他們常?!半y以說清美國外交政策到底為何”。

通過社交媒體推行“后真相”政治,特朗普被國際社會譏諷為“持續不斷的謊言制造者”。2018年,美國蘭德公司發布了名為《真相崩塌:對美國政治生活中事實及分析角色式微初步探索》的研究報告,審視社交媒體與真相的關系,報告認為,新媒體崛起所帶來的信息系統結構變化,是造成美國信息生態虛假繁榮,思想交流趨于狹隘、極端的主要原因之一。報告將社交媒體視作后真相政治的助推器,認為其擴大了觀點傳播的數量、速度,提升了辨別事實的難度,對于個體認知的強化加大了觀點輿論的對立。

法國學者托多羅夫(TzvetanTodorov)解讀事實與意圖關系時指出:“形式學派不把敘事當作故事,只把敘事當作話語?!痹谏缃幻襟w上,“后真相”借助輿論施展話語影響的過程中,網民“常常以極大的熱情參與敘事,來補充事件存在的敘事盲區”。就其控制力來源看,情感超越了事實,“情感與想象成為新聞的核心與重點,事實和真相逐漸‘下旋’,被遮蔽、被忽略、被消解”。但“后真相”終究不是符合客觀真實的存在,它僅僅是一種建構的真實、話語的真實。

03

話語一致性:對峙國際霸凌主義的輿論抗爭

法國思想家米歇爾·??拢∕ichelFoucault)認為,話語即權力。話語權決定了“由誰說”“說什么”和“怎樣說”。社會學者布爾迪厄(PierreBourdieu)進一步認為,語言符號作為一種權力,呈現為“一定場域中主體影響和支配他人的工具或形式”,“取決于不同利益群體在既有的政治、經濟以及整個話語霸權博弈之中所處的關系位置”。這就是說,話語反映隱藏于符號背后的權力關系,資源支配權力,權力決定話語,話語體現權力。

自古騰堡印刷機誕生以來,近現代新聞事業發展中一直貫穿著西方話語主導的歷史,西方主流媒體把控媒介話語,從而掌握著人類精神資源的支配權,其話語產品內容和知識生產體系為人類精神世界的成長構筑模式,為全球化傳播設定場景。在重大國際事件中,這一文化資源系統消抹多元化,排斥非西方世界生產實踐和觀念意識的正當性,往往站位霸凌主義的單邊行動、保護政策,框定、解釋和評判人類整體性話語生產和實踐活動,把持全球輿論場。但近年來,隨著社交媒體全球化交往互動的深入,這一傳播定式有所突破。加拿大傳播學者麥克盧漢(MarshallMcLuhan)說,傳播科技的發展方向將使人類重歸部落化,世界連接成為地球村。

社交媒體正使這一理論暢想變成觸手可及的媒體現實。在歐洲難民危機、美伊沖突、對法發起“301調查”等多起國際性事件中,依托社交媒體重新部落化的世界網民,共享信息、融通觀點,將地球村連成一體,成為對峙國際霸凌主義的一股重要話語力量。

2019年當地時間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行政令,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美國禁止被“外國對手”擁有或掌控的公司向對手提供電信設備和服務。美國商務部當日宣布,將把中國華為及其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的“實體名單”。華為作為全球智能手機重要制造商之一,所遭受的“封殺”打壓引發了世界關注。在推特、優兔、微博等社交媒體上,圍繞制裁華為的利弊、美國的意圖和5G的未來走向等問題迅速形成輿論焦點,話題開放互動熱烈,網民對峙國際霸凌主義的看法主張形成了強勁的輿論聲浪。

社交媒體輿論緊盯霸凌主義行為表現追問實質,對華為在至暗時刻的遭遇報以關懷,對華為技術備案和應對舉措給予支持。特朗普此前針對5G建設的講話、任正非回應媒體、谷歌(Google)宣布將封禁華為、聯邦快遞劫持華為包裹等相關消息相繼成為鏈接、議論的熱點。很多網民認為,維護美國“國家安全”只是特朗普為其不公正行為尋找的借口,華為在5G技術上的成就“妨礙”和“影響”了特朗普“美國至上”的國際主張。人們發表意見,希望能借此打破美國科技霸權壟斷,改變國際話語權現狀。一些人對華為能否安全渡過難關表示擔憂。

網民也通過情感鏈接和行為的力量來為華為固盤,從而使意見、觀點的感染力更強。5月20日,出于對美企“斷供”華為可能影響專有應用程序使用的擔憂,卡塔爾半島電視臺通過官方推特發起了一項調查,提問網民:“你是否擁有華為手機?你會更換手機嗎?”,結果收到的回答出乎媒體意料:“網友對華為情有獨鐘”。如中東網民AfsanaAbdul回復:“我愛我的華為,我不會換手機?!盧icksweetenough稱:“現在更有可能去買華為?!眮碜阅戏堑木W民說:“我愛華為,沒有什么東西能夠將我與它分離?!表n國網民MoiraLee潑辣地表達:“美國應該換掉他們的總統,而不是換了我的華為手機?!泵麨镸uneerKhandwalla的網友表現更加直接,曬出了自己的華為手機。

國際輿論呼應、配合了中國社交媒體上民族主義者和普通網民的愛國之聲。在華為海思總裁發文稱技術“備胎”將全部“轉正”后,很多中國網民跟帖應和:“今天,是個至暗的日子,更是每一位華為海思的平凡兒女,成為時代英雄的日子!”更有網民呼喚“天佑華為!天佑中華!”。當中國媒體傳達出海外輿論的友善支持時,網民安洛說:“一堆一堆的人曬新買的華為手機,眾志成城的感覺真好”。

英國傳播學者斯圖亞特·霍爾(StuartHall)將公眾的信息解讀分做“三個假想的解碼立場”,認為相對應的解讀方式分別為“優先解讀”“協商解讀”和“對抗解讀”。圍繞“封殺華為”所形成的反霸凌主義輿論是對抗式解讀的一次展現。在此類事件中,社交媒體所起到的作用,不亞于拉開一場國際傳播話語戰,這使我們得以加深對社交媒體的認識和理解——有多元化主體參與,有多種傳播形式溝通,有跨越時空邊界的超強互動,社交媒體信息、觀點雖然看似零散缺乏整合,但通過鏈接、分享、跟帖新聞報道等多種方式,這一局限性能夠得到充分彌補,并進而提升信息內容的豐富性、準確性;通過對事件的跨時空圍觀,喚起了不同經歷體驗下的網民情感和價值觀共鳴,社交媒體成為公眾尋求心理釋放的有效平臺,呈現情感、態度、觀點的社群化、同頻化,而話語一致性又強化了輿論抗爭的能量和力度。

04

結論:國際輿論生態的中國鏡鑒

控制論創始人諾伯特·維納指出,技術發展對善和惡都帶來無限可能性。社交媒體影響下的國際輿論生態圖景,可以讓越來越深融入互聯網技術場景中的人類增添一份現實的清醒。一方面,社交媒體話語的解放性和民主性使烏托邦主義者對自由的暢想不再空洞;另一方面,諸如民粹主義者的非理性宣泄、“后真相”中的激情操控,又將使現代社會面臨深刻挑戰?!耙酝L期信奉的公共交往原則和規范——事實勝于雄辯、真理越辯越明、真相面前人人平等,都不再是自明正當的,也不再能夠有效地應對公共意見的分歧?!眹H社交媒體輿論動向值得中國鏡鑒,傳播治理理念、方法需要進一步改進和提升。

首先,發出中國聲音,建構、維系良好的輿論生態,需要重視國際輿論聲音,努力提高與全球網民“打交道”的能力,善于通過社交媒體發現狀況、解決問題。

其次,在重大國際事件中,要學會把脈社交媒體,增強信息透明度,規避觀點極化、輿論暴力,疏導話語流向,充分化解分化價值觀和社會意識的輿論風險。

再次,在注重發揮主流媒體影響力的基礎上,需充分認識和調動公眾構建良好社交生態的積極性,促進公民提高網絡素養,激發責任意識,拓展傳播渠道,使其能夠自覺分享和承擔社交媒體治理的社會責任,增強信息環境多元綜合共治的成效。

最后,優化包括社交媒體在內的互聯網信息知識傳播體系,創新話語體系,潛移默化做好思想價值觀交流。靈活使用多種敘事方式傳遞真相、闡述事實、激發情感、疏導輿論,融合短視頻直播、VR、彈幕、表情包等多種形式傳播信息、展示文化,喚醒審美共鳴、弘揚精神理念,聚力互聯網傳播,推動人類文明的互鑒發展。

文章來源:《學術前沿》雜志2020年8月(上)(有刪節)

原文標題:《社交媒體影響下的國際互聯網輿論生態》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孟威

久久无码专区国产精品S,精品国产国偷自产在线观看,精品国产乱码一区二区三区,女人被狂躁高潮啊的视频在线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